雨卿昭

冷圈守望者

【Tom and Jerry】重发,一堆有头没尾的小段子

【Tom and Jerry】二十六字母•算是长段子?

Parody(仿效)

杰瑞能写得一手印刷体好字,但他其实更钟情于汤姆流畅的花体字。他曾花好几个月时间苦心钻研,却无论如何也学不像,最终只得放弃。

顺便一提,斯派克更擅长哥特体

 

Poetry(诗歌/韵文)

杰瑞一直在写日记。

汤姆杰瑞他俩健健康康地顺利见证了世纪的变迁,但就算进入信息化的二十一世纪,他也没有放下钢笔和硬皮本。

汤姆曾尝试带着这位老朋友网上冲浪,但小老鼠兴致缺缺的样子算是给汤姆的殷勤浇了一盆冷水。

毕竟整栋房子里没有一台计算机属于老鼠,但这纸和笔却是真真正正属于他的。

汤姆仍会一页页翻看这点滴相处时光,几乎全是自己的霉运,不过已经不再像当初那么偏激了——当然,为了维护汤姆作为追捕者的自尊心,这事绝不能让作为被追捕者的杰瑞知道。

生活愈发无聊,因此杰瑞的笔调也平淡了不少。字里行间已经很少再出现爆竹或破碎一地的碗碟了。

某天,汤姆悠闲地捻着纸页,忽然在包书纸中发现了一张被折起来的小纸。

汤姆打开瞥了一眼,不是他们的生活片段,是一首改写的诗,他之前在互联网上看到过原诗。

 

我记得那次你获得了一百万

但因为我从中作梗,你失去了它

我以为你一定会吃了我泄恨
但你没有(你只是打了我一顿)

 

我记得那次我几乎毁了你的圣诞节

而我自己也逃到了门外

我以为你会让我在雪地里自生自灭
但你没有(不仅如此,你还为我准备了礼物)

 

我记得那次我让你在每个心仪的猫姑娘面前出丑,只是为了让你嫉妒生气

而你真的生气了
我以为你会断绝和我的关系

但你没有

 

我记得那次我设计让主人把你赶出家门
当我寂寞地找你回来时
我以为你会怀疑这是我的什么整蛊新点子,或者先趁机狠狠教训我
但你没有(你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答应了我)

 

我记得你坚持不懈地一次次撕毁我的日记
而我一次次从满地废纸中找回这首诗的残落片段
我以为你总有一天会发现,很多很多你的好,就算笨猫不记得了,机灵鼠也不会遗忘
但你······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你问我在那么多追求者中,是否曾有过喜欢的人?”

图多盖洛优雅地点起一根女士香烟,朝访客抛了个媚眼后以一种神秘的语气缓缓开口道,

“当然是有的。”

来访者的眼睛瞬间亮了,举起手中的本子期待着下文。

“他身体很小,胆子倒大得很,还吻过我。”图多小姐笑笑。

“然后?然后就没有了。反正已经断了、断了!别想了,没有再多的八卦了。”

来访者眼中的火焰又熄灭了,见问不到什么新鲜消息,只好收起本子离开。

手中香烟只剩下短短一截,图多把它摆在了烟灰缸里,看这一小段烟头依旧在升腾着袅袅灰丝。

“我难道能告诉你,他说他更喜欢那个蓝毛的蠢猫?”

那啥,有人喜欢小红帽和图多盖洛的拉娘配吗?

这一组颜值简直不能再高啊!!!如果OK的话我就产粮了。

图多盖洛小姐姐:



小红帽,米高梅出的另一个动画角色,在猫和老鼠剧场版里客串过(《猫和老鼠与福尔摩斯》里的女主角、《猫和老鼠:罗宾汉和他的机灵鼠》的女主角):


【Tom and Jerry】西班牙幻曲

#《神奇鼠(国语版《没有用的猫》)》衍生。

#当初看见b站弹幕里说这集的艾尔·马格尼弗科和杰瑞不是同一只老鼠,就产生了这个脑洞。

#私设颇多,ooc致歉。

#三角恋,cp洁癖慎入


正在肆无忌惮撕着鸡腿的杰瑞没理由突然想起了汤姆,他只觉有些不可思议:他本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思念那只猫。

然而当这种情绪愈演愈烈,逐渐扩散成躲也躲不过的难受时,杰瑞已经没有心思做其他事了。


汤姆作为世界捉鼠锦标赛冠军,早在上周便受邀前往西班牙,去捉一只名为艾尔·马格尼弗科的老鼠。

汤姆是一只纯种的俄罗斯蓝猫,自信而永不言败,除了杰瑞,他从未输在任何一只老鼠手上。如此想着,汤姆自豪地向这家女主人展示了他的诸多奖章,并用蹩脚的西语向她表达问候,不失风度。

女主人家的莱特宁对此嗤之以鼻,在表明艾尔·马格尼弗科不输任何一只猫后,又自得地弹起了吉他。

汤姆不想理会莱特宁,也没把艾尔·马格尼弗科放在眼里,但这不代表他没有被勾起好奇心:能把一只猫调教得服服帖帖,这会是一只怎样的老鼠?

随着莱特宁的吉他开始弹奏,艾尔·马格尼弗科昂首挺胸跳着斗牛舞进入了老鼠洞。

汤姆担心这次任务可能不会太顺利。

艾尔·马格尼弗科。

与杰瑞那么相像。


不管心里怎么想,汤姆的工作态度都不会因此受影响,他从容不迫地捉住艾尔·马格尼弗科,并把他发射出门去。正当汤姆以为这次的工作已经结束、他可以立即飞回美国时,艾尔·马格尼弗科——这只老鼠又悠然地踩着吉他节奏从门外回来了。

战争再次打响。

······

接下来的事,简直可以称得上为一场惨败,从生理到心理:还未周旋几个回合,汤姆就被艾尔·马格尼弗科轻盈的技巧纠缠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任由小老鼠抽着红布在他身旁跳跃、挑逗。

汤姆吐出舌头大口呼吸,眼前也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星点。但他不愿就这样服软,赌上世界捉鼠锦标赛冠军的名号,他马上会爬起来开始下一轮搏斗!但眼前的模糊却让他开始头部发晕。

“汤姆,呵呵!汤姆!起来啊!”

沙哑的童声······是杰瑞吗?

汤姆艰辛地睁开眼睛,隐隐约约中却撞上了一抹亮红。当这层晚霞被拨开,一幅神色玩味又傲慢的斗牛舞者肖像跃然眼前,像掀开那层红布一样掀翻了汤姆的想法。

是如伊比利亚半岛的太阳一般炫目的——艾尔·马格尼弗科。

汤姆拼尽全身力气撞向了那张红布

······

“哈哈,女士,我说过,没人、没有人能抓住艾尔·马格尼弗科!”莱特宁毫不吝啬地赞美,并用手臂捅了捅一旁的汤姆,“是不是,兄弟?”

“你说的很对。”汤姆微笑着弹起吉他。

他觉得自己应该是被那些头衔捧得太高、以至于这一次失败就让他跌晕了头,他想他需要在西班牙休息一段日子了。

艾尔高昂着头进入老鼠洞,却在一瞬间褪下眼中傲然,小小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被捕捉到的失落。

要两只猫来弹吉他,果然太多了。

汤姆本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敌手,以调剂自己平静到十分无聊的生活的。


杰瑞乘飞机抵达了西班牙。对于一只老鼠来说偷渡不算什么难事。

他看过西班牙女主人寄给汤姆的邀请函,因而找到地址,叩响了艾尔·马格尼弗科老鼠洞的门。

门开了。

“艾尔!······”看到与自己如此相仿的外表,杰瑞明显是吃惊的。

“你叫什么名字?”艾尔倒是磊落大方,他早就思考过在地球的另一处是否有个与自己相似的老鼠,因为汤姆在望向他时眼里总是倒映着另一个影子,一个活泼、和善的影子,在钢琴前跳着华尔兹的老鼠的影子。

“一起来跳个舞吧。”

未等杰瑞回答,艾尔便情不自禁地拉过杰瑞的手臂,在沉默中和初遇的一只老鼠跳起了自己并不擅长的华尔兹。

他很想看这只小老鼠露出陶醉的神色,像汤姆眼中那样。可惜此时杰瑞脸上有的只是一种可爱的惊诧。

艾尔终于放开了杰瑞,仍有些恋恋不舍。

“你是来带汤姆回家的吧,朋友?”

“既然如此,就带他回去吧。”

“他在这里待得确实太久了。”


夜里,汤姆又听见了那熟悉的声音。

“汤姆,起来!汤姆!”

“······杰瑞?”

“是我。一起回美国去吧!”

汤姆感觉到自己后脑勺一阵刺疼,他被杰瑞拽着头上的毛拖去了机场。

汤姆醒来时是在自己的床上。像是做了一场梦,若不是后脑仍在隐隐作痛,他真不敢相信是杰瑞把自己带回的家。

“你怎么会想到从西班牙把我找回来?”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现在很想跳舞,希望能请你去弹钢琴,汤姆先生!”

“当然!那你也要做好准备,在你跳舞时我可是会来抓你的!”


艾尔·马格尼弗科倚着被太阳晒得很暖的墙壁,朝一猫一鼠离开的方向远远望去,思绪仿佛踏着斗牛舞步伐飘到了美国。

可以的话,我还希望能再与你们展开一场追逐战,跳一曲华尔兹。

但我猜,你们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吧。

不会再来看我了。死对头,小舞伴。

【Tom and Jerry】无需言语

#私设颇多,ooc致歉

#杰瑞视角,汤姆没有正式出场的汤杰汤同人文

#夸克(Quacker)是小黄鸭。


“嘿,伙计,为什么不说句话啊?”

杰瑞微笑着摇摇头,无声地否决了夸克。

 

杰瑞基本不说话,倒不是因为不喜欢开口。

他也曾快活地说说笑笑,当然是在遇到汤姆以前。

然后所有人就都成了人生中的匆匆过客,记忆里几乎只剩下这只猫。

汤姆也不说话,杰瑞对此有一种庆幸感。他没理由地喜欢如今的安宁,像在汤姆的钢琴前缓缓流过的点点滴滴时光,是只属于他们俩的浪漫。

五年,十年,或者更长,从两个女巫身边的小助手,到卢卡尔城的猫鼠侦探,再到科学家的宠物鼠与流浪猫,他们总是沉默在无数嘈杂声中。也总是在一起。

从最早无暇言语的追逐战,到现在不必吩咐就明了的默契。

杰瑞享受静默,尽管常常是些许小捉弄就能打破这份和平,甚至一罐雪花膏、一盘牛奶、一块派即可。

 

杰瑞站起来,移步到老鼠洞口,对夸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诶,这是要下逐客令了吗伙计?”夸克从椅子上跳起来,“你别说,让我猜猜,你是想起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吗?”

杰瑞摇了摇头。

“好吧,那么下次再见吧伙计!”杰瑞目送夸克摇摇摆摆地走出去。

汤姆还在睡觉,小鸭子安全得很。

 

“笨猫······”

杰瑞躺到床上,枕着手臂,无意识地喃喃自语。

“汤姆······”

声音沙哑且尖细,真不如小泰菲温和的法语发音或马索表哥低沉的嗓音好听。

杰瑞用指头蹭蹭嘴角,想起了自己和汤姆一起放声唱过的《桑塔露琪亚》。那次自己还喝醉了来着,最后是被汤姆叼回了家。

杰瑞翻身下床,他准备再去骚扰一下正熟睡的汤姆,虽然还没有找到掀起战火的理由,但他们之间,还需要什么理由呢?

那以什么作为开场?不如就狠亲他一口然后逃跑吧。

【兔八哥x达菲鸭 相关同人】二十六字母·长段子吧

私设颇多,别纠结。

人物属于华纳,ooc属于我


Crossover(混合同人)【森林兔x新乐一通鸭】

兔八哥喜欢监狱,这个声名狼藉的地方。高度发达的文明社会,似乎唯独这里有他久违的自在和挑战,像是仍在森林里斗智斗勇的日日夜夜。

“猎兔季节——!”

“猎鸭季节。”

“猎兔季节——!”

“猎鸭季节。”

只是每当看到如今达菲茫然甚至惊恐的神色,那声抑扬顿挫的“猎兔季节”就渐行渐远。


Fluff(轻松)

“这个新出的华纳手游是什么玩意儿!为什么【兔八哥】发动技能【猎鸭季节】会把所受伤害转移给【达菲鸭】?!这简直是无赖!”

“诶,我还以为你永远不会用我的角色。”

“我?用【兔八哥】?没有的事!我是在查关于这手游的百科。没错,查百科!”

达菲背过身去,悄悄把【兔八哥】移出战队。


Kinky(怪癖)

“有人告诉过你,你说话时有吐舌头的习惯吗?”

“哈?你这是什么意唔······”


Spiritual(心灵)

兔八哥信任自己的女装技术就像信任憨厚老实的猪小弟一样。这点自学成才的小技巧不知多少次让各路对手坠入爱河,但却从没骗倒过达菲。一次都没。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大学paro】

“喂?你好哪位?新闻部的猪小弟吗。哦是的,我是萝拉。你想采访兔八哥部是吗?没错,目前我们社团空前的人气正是我预料中的,毕竟兔八哥学长帅气、潇洒,虽然他本人暂时并没有加入我们社团······啊,差点撞上!我开着车呢,不过没关系,刚刚聊到哪了?我相信还有很多同学持观望态度,比如达菲鸭学长,他已经在我们社团教室门口踌躇好几天了······啊哦,真的撞上了!下次见面再谈吧!”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旅者兔x侍者鸭】

“先生,我来拖地了!有什么意见直接下去找老板就行,还有······”

当此桥段重复了三次以后,这位气质高雅的兔先生放下手中报纸,将面前鲁莽吵闹的酒店侍者上下打量了一番。从身上每一片黑羽到头顶的红帽子。

达菲正了正帽子,后背有点发毛:

“拖完地我就下楼睡一觉或者······干点什么去了,祝您······休息愉快?”

达菲胡乱挥了几下拖把,正欲离开,却被那位兔先生一个箭步挡在了门口。

“不想留下、和刚从南极回来的旅客聊聊他那六个月假期吗?”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 情欲)【拟人】

兔八哥虔诚满足地吻了达菲后颈,那处被项链磨出的小茧。

快乐的简直像在做梦。

兔八哥从背后搂住达菲,把脑袋搭在他肩头,听他竭力隐忍着的喘声,这样想着。

达菲现在会是怎样一副表情呢?一定不是平时的满满厌恶了吧。

兔八哥一手握住达菲的欲望,一手擦过他消瘦的胸膛,用漂亮的手指摩挲着达菲每一根明显的肋骨。

“达菲,”兔八哥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怎么?”

“你最近是不是又瘦了?”

达菲突然觉得,就算只是为了自己喝过的那些罐钙粉也该把这家伙踹下床去。

【幸运兔奥斯华相关同人】二十六字母·大概是段子?

私设颇多,别纠结


Adventure(冒险)

像蹑手蹑脚偷热狗的小老鼠一样,米奇轻吻了奥斯华的耳朵。


Angst(焦虑) 

然后奥斯华也像对待偷热狗的小老鼠那样打了弟弟一顿。


Crackfic(片段)

华纳的三兄妹在遗忘之境待过,这三个活跃吵闹的孩子,一直坚信boss会来接他们回家。

“倒是很想他们,明天去找华纳的兔子问问吧。”

如果他们在的话。


Crime(背德)

奥斯华面对弟弟总会变得十分烦躁,尤其是当米奇顶着这张单纯正直的脸说出“爱”的时候。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奥斯华在林中邂逅了一位成熟妩媚的兔小姐,正欲上前搭讪,走近才发现竟然是女装兔八哥。

于是奥斯华毫不犹豫地向爱发先生出卖了兔八哥的位置。


Horror(惊栗)【涉及都市恐怖传说】

奥斯华在遗忘之境看见过一个熟悉的身影

“喂,老鼠!”

那与米奇黑白颠倒、身穿蓝裤子的家伙缓缓回过头

“想看看我摘掉头套的样子吗?”

说罢,他撕起了自己的脸。


Humor(幽默) 

热狗小店从不开放外卖活动——毕竟不能保证香肠会自己爬回来。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我要啃你的心!!!”

夜半,奥斯华从噩梦中惊醒。身旁的米奇仍在熟睡。窗外,迪士尼烟火照亮了整个天空。

一片欢愉中,幸运兔悬起手臂向弟弟的左胸口处抓去。

“这次我不会再大意了。”


Romance(浪漫)

在《冰雪奇缘》的庆功宴上,米奇完美面对所有人热情的祝福、亲吻。闲暇间他又把目光投向了紧闭的大门。

“嗯?你问我庆功宴去不去?别这么看着我!让我考虑几天再说!”

哥哥会来的。米奇笑笑,品了杯酒,眼神有些迷离。

隐约听到“吱嘎”一声。好像能望见下一秒哥哥会穿着白色西装推门进入,在看到米奇的那一刻皱起眉来。


Sci-Fi(科幻)

奥斯华在充斥着焦土味的帝国废墟上醒来,机械眼闪着强烈蓝光扫到一个仍窜着电火光、嗞嗞作响的机械臂。

上面套了一只脏兮兮的白手套。


Suspense(悬念) 【涉及都市恐怖传说】

那只恐怖的老鼠自称是“毛克利宫殿的米奇”,奥斯华试着壮起胆子与他交往。毛克利从不谈及不属于任何作品的他为何会出现在遗忘之境——或许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某天,这个小魔鬼消失了。听说是有好事者找到了毛克利宫殿的遗址,并把一些见闻发布了出来。他再也不会被人遗忘。

后来奥斯华曾向米奇打探过几次毛克利宫殿的事,却总是轻而易举的被米奇用公式化言语伴着笑容搪塞了。